英國當代著名美食作家《不散的筵席:藝術中的飲食文化史》的作者吉莉安·萊利認為,有些作品似乎直白地描繪著菜肴或原料的美妙,而在有些作品中,它們仿佛作為不經意的信息,出現在某個場景的背景當中。解密這些信息并試圖理解它們,是個令人興奮的挑戰。食物關乎滋味,更關乎健康、關乎哲學。于是乎,一代又一代的藝術家賦予食物豐富的意涵與象征意義。因此讀懂藝術作品中的飲食,也就讀懂了時代與創作者的良苦用心。

街頭巷陌里的飲食風情

不一樣的文化和審美體驗

在沒有照相機的古代,“飲食”只能通過文學家和畫家們的筆描繪出來。讓今天的我們通過他們的文字和繪畫,去體味古人的生活和當時的社會風俗。

窺見古代民俗生動的日常

在中國,早在漢代,遼陽、望都等地墓室壁畫和畫像石上,已經出現以風俗為創作題材的繪畫作品,而中國真正意義上的風俗畫則始于魏晉,興于宋代。例如,南宋時期的《斗漿圖》(因無作者名款,常被稱為《無名氏斗漿圖》),展現的正是南宋時期的流行活動——斗茶。宋人愛茶,都喜歡“斗一斗”茶。畫中共有6個斗茶者,在南宋時期都市巷陌街坊中開心地斗茶、品茶,6個人面前都擺放著一套斗茶器具,茶瓶為敞口,長嘴,大提把式?!稏|京夢華錄·卷五》記載:“更有提茶瓶之人,每日鄰里互相友茶,相問動靜。”這幅畫形象地刻畫了當時社會的現實生活。

著名的《清明上河圖》中也有很多飲食場景,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孫羊正店,顧客盈門。如果看細節就會發現,桌子上有一個叫注子的器皿,外面柱管放熱水,里面放酒壺可以溫黃酒。

城市街頭充滿生機的小店

不僅中國畫里有很多關于飲食的風土人情,西方名作里也比比皆是。13世紀之后,歐洲城市經濟開始發展,糕點店、肉鋪、甜品店、香料店雨后春筍般涌現。許多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作品都描繪了這些充滿生機的小店。

小酒館是歐洲古代城市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人們在這里放松、娛樂和交流??Х瑞^則誕生于17世紀中,相較于小酒館,它比較優雅和高級。從19世紀中開始,咖啡館成為都市時髦人士社交聚會的場所,后來咖啡館里甚至可以舉辦音樂會。餐館則隨著法國大革命開始涌現在街頭——法國大革命后貴族階層瓦解,廚師們為了生計開始開餐館,于是,普通人在飯店也能吃到高級美食了,餐館也隨之成為常見的主題。

號稱英國版“蔡瀾”的作家、美食家威廉·席特維爾在其著作《餐館:一部橫跨2000年的外出用餐文化史》里寫到,每個餐館都是了解不同國家、地方文化融合和時代變遷的途徑。那么,在名畫里出現這些有關飲食的場所,小酒館、大飯店,給予我們的也正是不一樣的文化和審美體驗。

一日三餐里

展現文化變遷

人生在世,離不開一日三餐。各個時代的食物真實反映了不同歷史階段、不同文化人們的實際境遇。隨著歷史的發展,不斷有新的食物出現在我們的餐桌上,而人類用餐的方式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

18世紀后,歐洲貴族喜歡邀請畫家來描繪自家吃早餐的情景,以表現自己的身份和高雅品位以及表現家人之間的親密關系。你可能沒有想到,一頓早餐,也可以和“時髦的婚姻”聯系起來吧?

對18世紀的貴族來說,在這樣一個精美的小餐廳里用早餐不僅是一項優雅的儀式,也展現了家庭的和睦,從形式到觀念,都是真正的時髦。

午餐作為有社交屬性的正餐則被賦予了更強的儀式感。尤其在節日期間,人們會利用午餐時間進行社交和慶典活動。紳士和盛裝的女士們,在這里推杯換盞,交談甚歡。

《晚餐結束》則能看出當時的餐桌禮儀,比如左邊的女士將餐巾鋪在腿上,這是從文藝復興時期延續下來的餐桌禮儀。

相比于隆重的正餐和宴會,年輕人更喜歡輕松地在戶外野餐。最早的野餐與貴族的狩獵文化有關,外出狩獵,人們會攜帶一些茶點補充體力,休息時就鋪上餐布,享受美食。從畫作里能看出,野餐讓他們從繁復的餐桌禮儀中解脫出來,隨性而愉悅。

飲食,誠實的藝術表達

藝術品當然不僅僅只描摹精致精美的生活,也能讓我們看到生活的更多面。比如,19世紀前由于生產力低下,收獲的莊稼和糧食難以維持溫飽,農民和工人大多平時吃不飽。在凡·高的名畫《吃土豆的人》里,全家人的晚餐只有一點點土豆。這正是凡·高目睹了廣大工人的艱難生活后用心創作的。

飲食不僅可以作為畫作的背景和點綴,更是承擔了“講故事”的功能,為畫作傳達多層信息。比如,墨西哥藝術家弗里達·卡羅,經歷了大半生的苦痛,在去世前畫下的最后一張作品竟然是一張西瓜靜物。被病痛折磨一生的弗里達在紅色的瓜瓤上寫下“生活萬歲”,呈現出了一種非常積極的色調,完全不同于之前的畫作風格,也許弗里達在離開人世之前最終與自己和世界真正和解。也許在其痛苦的背后,依然有顆熱愛生活的心。

藝術源于生活,而飲食則是最誠實的表達。

(記者 孫珺)

標簽: 繪畫作品 藝術作品 文藝復興時期 古人的生活 社會風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