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??啃燎诘膭趧觿撛?。在“五一”國際勞動節來臨之際,本報記者帶您走進襄陽市博物館,盤點襄陽有關勞動的文物,感受古代襄陽人的勞動與智慧。

尋——襄陽最早的工具

人類區別于其他動物的一個顯著特征就是能夠制造工具。在沒有掌握冶銅煉鐵技術時,大自然中隨處可見的石頭成了人類勞作工具的首選。人類對石頭進行打磨,生產出砍砸器、刮削器、尖狀器等工具,以適應不同類型的勞動需求,其中一種用于剔剝、割裂獸皮和用于挖掘根莖類植物及遠距離投擲的工具,被稱為尖狀器。

“樊城區牛首鎮的金雞咀遺址出土過3件石質尖狀器,它們是目前襄陽地區出土時代最早的人類遺物之典型代表。”襄陽市博物館副館長范文強介紹,這3件尖狀器初看和普通石頭沒有多大區別,但細微之處的加工使用痕跡,又表明是人類有意為之。

記者在市博物館展廳看到,3件尖狀器均為石英巖打制而成。“金雞咀遺址的尖狀器采用雙面加工技術,顯示出石器加工制作的進步性,其時代屬于舊石器時代中期或偏晚的時期。”范文強指出,與青銅器、瓷器等相比,石器雖然看起來不怎么起眼,制作上也沒有那么精細,但它們是襄陽地區人類活動最早的見證物,銘記著襄陽地區早期人類活動的印跡。

探——紡織的起源

在遙遠的古代,為了抵御寒冷,人們直接用草葉和獸皮蔽體。隨著人們生活經驗的不斷積累,和對野生葛、麻、蠶絲等的采集,紡線織衣逐漸成為生活的重要內容之一。早期的紡線工具是什么樣子呢?

原始的紡織設備、材料、衣物等早已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,能夠找回一點記憶的或許就是那一件件小小的紡織工具的構件——紡輪。紡墜是古老的紡織工具,它的出現至少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。作為紡墜的重要構件的紡輪,一般由獸骨、石片或陶片制成。

“2005年,在谷城下新店石家河文化遺址中出土了2件彩繪陶紡輪,稱得上是襄陽地區史前彩繪紡輪的代表作品。”工作人員王莉介紹,2件紡輪系泥質紅陶,大小相同,直徑約3.1厘米,輪面上用紅彩繪有紋飾,1件為漩渦紋,1件似寫意的花卉,紋飾布局合理,色彩艷麗。試想一下,經過彩繪點綴的紡輪旋轉時,這些彩色的紋樣便隨之產生了動感和美感,使原本單調乏味的勞動,變成了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。

現——生產生活的場景

南北朝時期,畫像磚墓主要集中于南朝統治的南方地區,這與南京作為六朝時期的都城有著密切的關系,另一個集中地就是漢江中游的襄陽地區。襄陽南朝畫像磚內容涉及神話、道教、佛教、儒家、社會生活等多個方面,勾勒出古代先人的生產和生活場景。

《鼓吹奏樂》畫像磚反映了鼓吹奏樂的場景,四名樂伎列隊而行,頭戴氈帽,身著袴褶,膝下縛袴,前二人手持長角吹奏、長角上揚,后二人右手執節,左手拍打腰鼓,前者作回首狀,似與后者交流。

《備馬出行圖》畫像磚描繪了侍者迎接主人出行的場面,畫面中前后站立四人一馬,前面一人右手執鞭,最后一人雙手握落地團扇,頭回望,似乎在看主人何時前來。

《武士出行》畫像磚的畫面上共有五人,呈前后隊列狀順序前行,動作、步調一致,右手執一物放于肩上,左側腰部有一箭箙,內有箭鏃數支。

此外,南漳縣九集鎮曾出土6塊漢代畫像磚。在其中一塊畫像磚上,自下向上將主題畫面分隔為6層,畫面豐富多彩,場景生動活潑,內容涵蓋了山水、人物、神獸、屋宇、亭闕等物象以及車騎、樂舞、射獵等生活場景。在畫面第5層,有二人相向作弓步姿勢,執劍張弓,正在圍捕一只奔跑的猛虎,古人狩獵時的場景被生動地展現出來。

品——宴會佳肴的準備過程

忙碌捕獵后,古人會怎樣處理食材?是否會為了慶祝而宴請賓客?800多年前,人們是怎樣舉辦宴會的呢?請隨我們看一看這幅南宋壁畫。

畫中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覽無余的廚房,廚房內灶具齊全,食物的原料充足,4個男廚正在不同的崗位上工作,燒火、搟面、包包子……廚房之外,依次站立著6位男女用人,手端托盤,盤內有的放著酒壺、酒盅、小碗等餐酒具,有的放著已經做好菜肴并上蓋的大碗,正井井有條地往前傳送。廚房的西邊是儲藏室,那里也是一番忙碌的場景。

“廚房內外和儲藏室內外的場景反映的是宴會上兩種不同的流程,前者是制作和傳送熟食的畫面,這應該是整個宴會的主體,而后者則是準備、分裝果點和煮茶溫酒的畫面,是主宴開始前的鋪墊。”工作人員袁偉介紹,宴會邀請了什么樣的人,宴會上有什么樣的熱鬧情形,畫面沒有交待,僅在一角以大幅的落地隔扇遮擋,令人浮想聯翩。

這幅《庖廚備宴圖》出自襄陽城西的一座南宋磚墓,它反映了宋代襄陽繪畫藝術的氛圍和水平,也是湖北地區目前發現的唯一保存完整并成功揭取的彩繪壁畫,堪稱難得的藝術珍品。

當然,市博物館的珍寶遠不止這些。正是有了這些古代“勞動者”的勤勞智慧,才有了我們今天在博物館里看到的珍貴的文化遺產,感受到的優秀傳統文化。

市民朋友們可以趁著“五一”假期,到市博物館繼續探訪,從文物中尋找襄陽古代勞動者的身影,品味他們的生活,領略他們的智慧與創造。

(記者 張亞婷)

標簽: 襄陽市博物館 古代襄陽人 博物館展廳 古代勞動者